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古藉投資鑒賞秘要-1

一、古籍概述
   
  記錄古代文獻之書籍。《說文》:“古,故也。”故古籍又稱故籍、故書、載籍等。古代文獻,最早見載於甲骨、金石,“甲骨卜辭”也稱“殷墟書契”。作為最早的正式書籍,為用竹木及縑帛記錄文獻之簡牘、帛書。晉太康二年(西元280年)汲群魏襄王墓出土之《紀年》、《穆天子傳》等竹書,1972年山東臨沂銀雀山漢墓出土之《孫子兵法》、《孫臏兵法》等簡書,1975年湖北雲夢睡虎地秦墓出土之《秦律》等簡策,以及1973年湖南長沙馬王堆漢墓出土之《老子》、《經法》、《戰國縱橫家書》等帛書,為傳世之最早古籍。漢代紙問於世,遂有手抄、唐寫、宋元明清刻印書籍。據國務院古籍小組的規定,以辛亥革命(1911年)為斷限,凡辛亥革命以前記錄古代文獻之書籍,通稱為古籍。據古籍目錄《中國叢書綜錄》、《中國地方誌綜錄》、《販書偶記》以及佛藏、道藏、通俗小說、講唱文學、金石碑錄等不完全統計,我國現存古籍約10萬多種。

  二、古籍類別與版本
   
  善本:書籍精加校勘,錯誤較少者。宋歐陽修《歐陽文忠公全集?集古錄跋尾》卷八《唐田弘正家廟碑》:“自天聖以來,學者多讀韓文,而患集本訛舛,惟餘家本屢更校正,時人共傳,號為善本。”又,珍貴難得之舊刻本、精抄本、精校本、手稿、舊拓碑帖等,通常亦稱為“善本”。
   
  孤本:僅留存一份之書本。一部書之某一書本,未刻之手稿,碑帖之舊拓本,在現世間僅有一份流傳者,均可稱為孤本。
   
  藍本:謂著書或刊書所依據之舊本。《居易錄》:“今方修一統志,似當以舊通志為藍本。”凡是重刊或校勘,必以最精之本子為藍本。
   
  刻本:又稱“槧本”、“刊本”,雕板印成之書。我國雕板印書始於隋唐,至宋而大盛。按刻書之不同情況及刻本之不同類型,可分各種不同型式:以時代區別,有宋、金、遼、元、明、清刻本;以地域區別,有浙江、福建、江西、山西、江蘇、安徽、四川等各地刻本;以刻書者區別,有官刻、私刻、坊刻等;以版式區別,有九行本、十行十八字本、四周單欄本、左右雙欄本、竹節欄本、白口本、黑口本、兩節本、袖珍本、巾箱本等;以字體區別,有大字本、小字本、宋體字本、軟體字本(亦稱寫刻本)、篆字本、梵文本、滿文本、滿漢文合刻本等;以墨色區別,有朱墨印、幾色套印等;以紙張區別,有皮紙本、麻紙本、棉紙本、竹紙本、開化紙(亦稱桃花紙)本、宣紙本、毛邊紙本、毛太紙本、羅紋紙本、連史紙本等;以裝訂形似區別,有經折裝(亦稱梵夾裝)本、旋風裝本、蝴蝶裝本、包背裝本、線裝本、毛裝本、金鑲玉本等;以刻書先後區別,有原刻本、重刻本、仿刻本、初印本、後印本等;以內容及價值區別,有足本、殘本、增訂本、刪節本、繁本、簡本、批點本、評本、單疏本、集解本、重言重意本、纂圖互注本、繡像本等。
   
  祖本:一種書最初刻印之本。一種書在不同時期往往刻有多種本子,難免產生訛誤,而祖本則保持其本來面貌,因此為人所重。
   
  原本:第一次寫成或刻成之書本。為對增訂、修改和重刻、改版而言。原始稿本和最初刻本與增訂、重刻之本往往有很多不同。可供查考一種著作之發展過程。
   
  定本:一書之最後確定之本。指自己編撰或整理前人之著作,在一定時間內,已經整理完畢,最後確定,準備發表之本子。
   
  副本:同一書籍抄出之副本。為對正本而言。過去公私藏書家,得一稀見圖書,依樣重寫,儲作副本。《隋書?經籍志》:“煬帝即位,秘書三閣,限寫五十副本”。今亦指國家對內或對外檔之正式簽署之副本,備存查和通知有關方面之用。
   
  別本:同書同一來源之另一本子。亦稱“副本”。《南史?劉孝綽傳》:“又寫別本封至東宮。”又,同書另一來源之本子。亦稱“異本”。因所根據之來源不同,內容也有出入。如:書有《別本十六國春秋》,帖有《黃庭堅別本》。
   
  仿刻本:摹仿原版字體版式刻印之書本。宋無刻本,多以擅長書法者上版,加之雕印精湛,明清兩代刻書往往予以摹仿,故有“仿宋本”、“仿元本”之稱。
   
  影刊本:照原書版式影刊之書本。珍貴之古籍,為存原書面貌,以適應研究之需要,清乾、嘉以後,常用影刊方法加以傳佈。如黃丕烈所刻《士禮居黃氏叢書》,其法大都先照原書影摹,然後上版開雕。攝影術發明後,亦有用原書照相雕版者。刻成之後,與原刻相仿,精工者幾難識別。自影印興,影刻之書漸少。
   
  抄本:也稱“寫本”。即抄寫之書本。習慣稱唐以前為“寫本”,唐以後稱“抄本”。宋以後,雕版雖以盛行,但抄本與之並行,如明《永樂大典》、清《四庫全書》皆為抄本;有些較為專門或需要不廣之著作,仍靠抄本流通。更有抄書者系著名藏書家或學者;除書之內容外,其手跡也值得珍重。故抄本圖書一直為人們所重視,藏書家以精抄本與宋元刻本相次比。對於不詳年月之抄本,約在清嘉慶以前者通稱“舊抄”,晚清者稱“近抄”,辛亥革命以後者稱“新抄”。對於確定為明代或清代之抄本而無從斷其年月者,則統稱“明抄”或“清抄”。
   
  朱墨本:用朱、墨兩種顏色套印之書本。最早為元至元六年(1340年)湖北江陵資福寺所刻無聞和尚《金剛經注解》卷首之《靈芝圖》和經注,都用朱墨兩色套印。沿至明末,吳興(今湖州市)閔齊吉、淩檬初兩家盛用兩色套印,墨色印正文,朱色印評語及圈點。
   
  珍本:指具有歷史、藝術和類別科學價值之珍貴罕見之寫本或刻本。
初印本:書版刻成後第一次印刷之書本。特點是字畫清晰,賞心悅目,故為藏書家與讀者所重。
   
  後印本:歷次再版印刷之書本。其字跡漫漶,版斷框歪,墨色暗淡,故不受人喜愛。
   
  重刻本:一種書重新刻印之本。相對原本而言。不但字體版式與原本不同,在文字內容上也往往有所修改,多在序文凡例中加以說明。
   
  道藏本:根據道藏刻印之書本。同樣,佛經中亦有“磧砂藏本”、“嘉興藏本”等稱呼。
   
  卷子本:用卷軸裝訂之書籍。唐以前抄寫書本均用長幅紙,卷成一束。明胡應麟《少室山房筆叢》:“唐人寫本存於今者皆為長卷,如手卷之狀,收藏家謂之卷子本。”
   
  百衲本:用百種不同版本之殘卷零頁配合或匯印而成一部完整之書本。“百衲”取僧衣破敝補綴之稱。如商務印書館影印之《百衲本資治通鑒》、《百衲本二十四史》。
   
  殘本:內容殘缺不全之書本。
   
  配本:一部書因有殘缺,用其他版本之同一種書予以配全,故稱。
   
  三朝版:經過三個朝代修補之書版。南宋杭州國子監,所藏各種書版多有殘缺。元朝時,將這些版片轉入西湖書院,加以修補印行。至明洪武八年,書版又移至南京國子監,再次進行修補印刷。對這部分遞經宋、元、明三朝修補之書版,後人稱為“三朝版”。
   
  活字本:用活字排版印刷之書本。活字印刷為宋仁宗慶歷時(1041——1048年)畢升所發明。其法,用膠泥刻字,火燒使堅,排版印刷。為中國之偉大創造,早於歐洲活字印刷400多年。元代又創木活字。明弘治時創銅、鉛活字,為我國近代鉛字印刷術之前導。
   
  影印本:根據原書用照相製版方法印成之書本。有膠印、大石印、珂羅版(即玻璃版)印、銅版印等。稀少、罕見之圖書資料,為研究之需,常用原書影印,以廣流傳。
   
  石印本:以藥墨書寫於特種藥紙上,用石製版印刷之書本。用攝影製版石印之書,則稱“大石印本”。
   
  排印本:用活字排印之書本。為區別版本,通常稱鉛字排印之書為“排印本”,而其他活字排印之書則分別稱為“泥活字本”、“銅活字本”、“木活字本”等。
   
  拓本:即摹拓金石彝器碑碣印章之本。用紅色拓者稱“朱拓”,黑色拓者稱“墨拓”,最早拓者稱“初拓”。初拓字跡(或圖案)清晰,墨色勻淨,較為珍貴。
   
  稿本:即作者之原稿。作者親筆寫定者稱“手稿本”,經過整理譽清者稱“清稿本”。
   
  影寫本:用紙覆於原書上影寫成之書本。其點畫行款,一依原本。一般專指影寫宋、元善本,如明末常熟毛晉及古閣據宋本影寫,非常精工。
   
  校本:根據不同本子和有關資料核對過之書本。取某書之一本子作底本,搜羅一種或幾種不同本子及有關資料相核對,發現其訛誤衍脫,即在底本上加以批註。如只傳抄他人所校,則稱為“過錄校本”。
   
  內府本:明、清兩代宮廷內部刻印之書本。校勘,刻印,都較精良。清昭?所撰《嘯亭雜錄續》有內府刻書目錄一卷,可資檢覽。
   
  藩刻本:明代分封各地之藩王所刻印之書本。因有些藩王、子孫及其門客頗有學問,而且刻印之書所據底本多為禦賜宋、元善本,故其版本價值較高。
   
  聚珍本:清代以木活字排印之書。清乾隆三十九年(1774年)刻印《四庫全書》中善本,因仿宋人活字版式,鐫木單字25萬餘枚。高宗以活字版名稱不雅,改稱“聚珍版”。凡排印之書,首有高宗題詩十韻,每書首頁首行之下有“武英殿聚珍版”六字,世稱武英殿聚珍版書。乾隆四十一年(1776年),頒發聚珍
返回列表